«
早起

时间:2022-6-16     作者:张璞     分类: 摘录


尤其是在北方那样寒冷的天气里,早晨从温暖的被窝里钻出来,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。

祖训闻鸡起舞的故事是大家众所周知的。他这里说的鸡不是我们说的普通鸡:早晨才打鸣的鸡,而是半夜叫的鸡,至于他半夜起来起舞之后是否还回去睡觉,这就不知道了。

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,似乎起晚的鸟儿并没得虫吃了。我们人走起有什么好处呢,我觉得这仅仅是一个好的习惯。但是有这样好习惯的人并不一定都是好人。

我上小学的时候躺在炕上,一睁眼看见窗户上最高的一格,有了太阳光。我便催促母亲快点该起床了。事到如今,但凡是开会或者有其他的事情,我都是很少迟到的。

在我翻译《阿拉伯与哀绿绮思的情书》的时候,趁太阳没有出来的时候,我就开始在廊檐下动笔。等到太阳晒满半个院子,人生嘈杂,我便收笔。这样在一个月内译成了那本书。至今回忆起来还是挺愉快的。

我现在年事稍长好,早起的习惯更是不容易抛弃。早晨走到街上,看到草上的露珠,砖缝里的蚯蚓,马路上的女清道夫,还有无数的青年男女,穿着熨平的布衣,精神抖擞的携带着便当,骑着脚踏车去上班,这时候我衷心充满了喜悦,这是一个活的世界,是一个人的世界,这就是生活。

本文节选自梁秋实的《可能这就是人生吧》一书。

标签: 阿拉伯与哀绿绮思的情书 可能这就是人生吧 早起